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相遇(三)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新墨坛文学

接(二)

伊红枫触眉着,默默的把扶到沙发边,随手扔了一双绵拖,“穿上吧”,夏雨摇摇头,说道;我不要,伊红枫很是冷漠的说道,如果你不害怕你的脚被碎玻璃拉出口子的话,你就别穿,夏雨默不作声,只是轻轻的说了声,“谢谢,两只脚来回划着棉拖”,这回是穿上了,伊红枫沉着脸,饿了,夏雨点点头。

伊红枫手指着门口,小…?这句话还没说出口,他用手指摸了一下的鼻子,随手挠了一下头。

伊红枫拿起了夏雨胡乱扔在地上的笤帚,稀里哗啦的清扫着地上的碎玻璃,收在矬子里,然后倒进垃圾桶里,很是潇洒的走到,离沙发五米的地方,打开冰箱,冰箱里摆满了各种水果,沙拉面包,水果面包,油炸面包,样样齐全,夏雨歪着身体,直勾勾的看着,不住的咽口水。

伊红枫,从冰箱里拿出两个果酱面包,关上冰箱门,等他转过头的时候,夏雨早就做回原位,前身倾斜,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伊红枫靠在冰箱上,“嗯”,给你,“那是什么,吃的,吃吧?

夏雨合着眼睛强忍着饥饿,“我不要”,可是面包的幽香味。来回飘满了整个小屋,夏雨的肚子,咕咕咕,叫个不停,夏雨揉着肚子,暗自骂着,“妮玛真不争气,偏偏这个时候让他听见,要不要”,画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得了,免得在这位大人面前丢人,伊红枫嘴角露出一丝从未癫痫病会危及到生命安全吗察觉的笑意,而且把面包,递的更近了,夏雨实在没法,嗳,你想干吗?( 网:www.sanwen.net )

“嘴里嘀咕着,知道我饿了,这么晚拿出食物,你有没有一个人道主义啊?伊红枫微微一触眉,怎么,你不是哑巴啊!你才是哑巴呢!!!

伊红枫,说道;不吃是吧?不吃我扔了,伊红枫一扬手,夏雨,一看伊红枫要扔掉,一着急,“别扔”,一向节俭的她怎么舍得,“算了,不和你计较。我吃就是了”。

“不过我要告诉你哟,我可是给你个面子”,吃还不行嘛?伊红枫惊讶道;“嗳,有没有搞错,你在吃我的食物,”干嘛,不谢我,”反而说;给我面子,伊红枫在很长一段时光里,已经没有听到这么不讲道理的了,而且,没有一刻安静过,这好像对他很是不习惯,夏雨轻声道;我并不在意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只要能吃就行,只要能填饱肚子什么就行,夏雨的撇了他一眼,伊红枫还是下意识的伸手 ,上下移动了两下,拿着吧!夏雨看了看,怯生生的望着伊红枫,伊红枫还是用期盼的目光示意着,眼神温馨充满着善意,夏雨一把抢过果酱面包,狼吞虎咽的一片横扫,而且嘴里不住的说道;水给我递杯水来,伊红枫顿时脸上多了一分感触,这个什么来头,好像并治疗癫痫疾病较好的医院是哪家不是什么尤物,看着眼前的夏雨。他在次沉默。

他移开了目光,从茶几上倒了一杯水,喝吗? 往夏雨做的位置推了推,夏雨,嘟着嘴,手里笔画着,“放那就好,谢谢”▪接着,伊红枫很是利索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喂”,这一声“喂”,倒是很灵验,夏雨吃面包的嘴停下了,面包眼瞅着掉在地上,在七秒之内,噌的一声,一把把面包蹭的叼在嘴里,两手一扶窗台,一个箭步跳出窗外,伊红枫,一抬眼眸,夏雨早已没影了,夏雨躲在窗外啃食着面包,时不时透着室内的灯光,望室内望。

伊红枫“喂”,西雅马上过来,总裁有什么事,五分钟之内,到我的别院来,买些,……,算了,不用了,西雅惊奇的说到怎么了。总裁,怎么了。怪怪的。

伊红枫,撂下电话,环视四周,室内空空如也,人呢?突然又是一声炸雷,窗户再一次被吹打开,外面的雨又在刷刷的下着,一个黑影噌的一声,咕噜的滚在伊红枫的脚下,伊红枫心中一惊,随即往窗外望,没想到,“喂,你叫什么,你在哪里”,嘴含着面包的夏雨,惊恐的哆嗦着,又是一声炸雷,夏雨一把抱住伊红枫,啊,的一声,伊红枫顿时一惊,左顾右盼,在慌乱中,安静惯了的伊红枫,早已习惯了这种安静平凡,没想到,初次见到夏雨,就把他的这里弄的一都束手无策,他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看着眼前的夏雨,心中顿生怜悯之心,僵硬在半空中的手,合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开始缓和,他四指捏了一下大拇指,渐渐的松开,轻轻的轻拍着夏雨。

伊红枫还没有被女人这么抱过,他静静的把她搂在沙发边,很是自然的 斜望着,桌上的宣纸,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既然相处没有什么,分别又何必,……▪

“ 汪国真”,伊红枫奇怪了,他拿起纸张,这是你写的,夏雨,两只手不住的往嘴里塞着面包,不住的点头,为什么要这么写。夏雨,这回不吃面包了,一把抢过,宣纸,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说完,三折两折,叠好小心的放进上衣口袋。

伊红枫,有些奇怪,对面前这个女人很是感兴趣,“告诉我,你在隐瞒些什么,你叫什么,女人在伊红枫面前一惊,告诉我,谁要你这么做的,夏雨说道;“你想知道什么,我不用你管,你在毁你自己,告诉我,你有必要这样的对自己吗?

夏雨说道;怎么了。你想干什么,我怎么了,我又没招惹你,伊红枫说道;你对得起你自己吗?

夏雨疯了一般的甩开伊红枫,最好不要多问,否者,伊红枫说道了否者▪怎么样,我死给你看,伊红枫,一把抓起,夏雨,把她扭到镜子面前,你看看,现在变成了神魔样子,夏雨捂着胸口,泪水喷涌而出,告诉我,谁欺负你了,说;说呀。

夏雨捂着心口,“不用你管”,挣扎着,像窗外扑去,伊红枫一把拉住夏雨,你想死是西藏拉萨癫痫病的后遗症吗?好,我成全你,伊红枫把夏雨,推在窗前,我可以成全你,不过你死后,我不会给你收尸,伊红枫更是奇怪了,这时倒是哭笑不得,我看你真是想学汪国真,走向远方了,我真搞不懂,你为何要这样,你和徐志摩有仇吗。

这时候的夏雨,却在中晕了,伊红枫,但电话,请来了医生,洪医生仔细看了一下昏睡的夏雨,怎么样。

洪医生,拿出听着器,仔细检查了,夏雨的心跳速度,看了一下夏雨的瞳孔,眼睛成黄色,面部没有血色,背而且脉搏不是很正常。

伊红枫很是绅士地说道;洪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洪医生拉着伊红枫,走出两米过道,右拐到客厅,她的貌似被别人下了药,如果不是意志坚定的话,可能是走不到这里,能坚持到现在已是奇迹了,伊红枫的脸色阴沉,从裤兜里掏出那张宣纸,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吗?我还是不用说了,伊红枫说着,一把抓住洪医生,你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她中了迷幻制剂,和春药,不过我有点奇怪的是,正常人在一般情况下,都会失身,而她,为何还能如此的清白,我有点不懂。

这个倒要看以后她自己的恢复了,他这里有亲人或是吗?伊红枫沉吟片刻,“有,我就是他的亲人”,洪医生,说道;以后多增加营养,接下来就要靠自己了。

待续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