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岁月缝花学术争鸣www.hlmsw.cn,李算吧

时间:2021-04-05来源:新墨坛文学

那是谁家小孩已添了厚衣,这是一个飘雪的日子。寒风冷冽的吹过,树枯黄叶落。室外哪怕一阵微风拂过也是衣衫都遮挡不住的寒意。大片大片的雪花在无人知晓的昏沉黑夜纷纷扬扬的飘落在世界上。

清晨推开窗的人们肯定会惊叹,眼前已被白茫茫的雪覆盖。除去几株掉了叶的杨树的顶枝孤零零尖锐而寂寞的刺破天空。已经一个月未曾写些什么的我,提起笔写下了一些残碎的思绪。

很长一段时间我漫无目的,很长很长,长达十八年。还好总会有些在暮色里忽明忽暗闪烁不定的的灯火让我摸索前行。于是带着微笑却含着泪走下去。二十三号,天气预报告诉我明天会下雪。谁当了真?二十四号,我打开窗的那一刻我被那些苍茫洁白的雪震撼,终知道银装素裹的含义。一瞬间,时间与思绪都变得很慢很慢。像是觉得冬天过去的动物,从冬眠中醒来时被铺天盖地的大雪吓傻。

二十四号的四十八小时前我还在抱怨秋雨的缠绵悱恻,四十八小时后我在可以埋没脚踝的雪地里感受北方的大雪纷飞。谷雨、芒种、寒露、冬至,二十四节气转换,四季的跋涉更替愈发清晰可辨。

你和我都是孤独的鬼,有一样伪善的嘴,他和她都是快乐的人,看不到生命可悲,我习惯去回忆我的旧物,旧情。因为我害怕当我发现它们时,它们向我招手问我是否还记它们。虽然它们常被我遗落在我记忆里的荒原。但它们让我的灵魂感到安详,它们好像早就知道我喜欢安静喜欢妄想。有他们在我心里流的泪就会去浇灌来年的一岁枯荣而不是自怨自艾自怜。

往日我还未抽烟,不知这世界是怎样来变迁。麦田里起起落落的飞鸟去了南方,每天清晨破啼的公鸡没了,窗外好大的月亮也看不清了。心里好多秘密悄悄在一夜之间生长的无比茂盛,然后渐次死去。每天都在睡梦里和风中的树叶一起摇摇摆摆的等待黎明,等了十八年。

最近我常在想两年前,如果两年前我没进这所学校而是进入那些以严厉著称的学校。让那些如海的试卷和课本将我淹没,我是不是就可以不那么难过,是不是就可以让我讨厌的函数将悲伤从我脑海挤走。十八岁的第一场雪,我站青海哪治疗癫痫好在窗前喝着热水看太阳一点一点升起照亮整个苍白的世界。静静想这座县城是喧闹是落幕还是像小丑一样无助。

有些风景会让你心里干瘪的画面突然饱满起来,然后悲伤到底,疼的说不出话。一颗被雪染白的老柳让我想起父母头上的银丝。忽然很想听听他们的唠叨,好想仔细走走他们为我规划的未来,好想和他们相拥在怀听他们讲讲育儿时的心酸。不觉间我已高出他们好多,或许不是我长高而是他们的背佝偻了。有时候一个人的白发让你感到世界的老去。时间仓促离去留下难以掩盖的痕迹。心情像黑夜尽头那沉重的天光。我是个不孝的孩子。

有些场景可以一直一直的活在记忆里。任爱恨东奔西走、任风雨拍打窗棂、任时间摧城略地,却鲜活依然。我喜欢回忆那些过去的事,有人爱我,有人恨我。一晃神,曾经已摇摇摆摆的离开,未来站在了眼前。我却喜欢拼命逃离,去讲我的故事。我觉得故事里的人,事从未远离。可我朋友却说故事故事就是故去的事。我听后我滑落在角落,哭泣的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被无边的黑暗如潮水般淹没我。冗长到昏昏欲睡的曾经,来去庞大却无声。

我说我要开心让那些忧伤统统埋葬在这个严寒的冬日。可学校里那个庞大快乐的雪仗队伍我却没有参加。越来越渴望接近人群同时又越来越害怕人群。我站在世界的边角冷漠的看着一张张面孔,试图从上面找出那些天荒地老的故事。我发现每个人的青春都如同浩浩荡荡的河水从瀑布上轰轰烈烈的砸下来,迸溅出庞大的水花发出巨响而后无声无息的流去,卷着泥沙。

教室里向窗外望去,那场已经下了一夜的雪还未停。洋洋洒洒的铺在每个裸露的地方。突然开始眷恋有些幼稚庸俗的小时候。下雪时和朋友在每个地方横冲直撞。打雪仗、堆雪人、放声高歌。在纷纷扬扬的雪花里我仿佛看到那个下雪从不打伞的孩子。在熟悉的超市熟希的掏钱买水却不是买香烟。郭敬明说:“一晃神一刹那,我们就垂垂老去。”

我已经摸索或者说已经污染出好多道理。在头破血流之后从干净清澈的泉水变成了混合泥沙的池塘。这个肮脏的世界有谁还是如同纷扬的洁白雪花。我讨厌八面天津哪家中医院治疗癫痫病玲珑,讨厌长袖善舞,讨厌将自己伪装起来的人。不幸的是我变成了这样悲哀的人。

苍白的雪花已经在寒风中飘零了一天一夜又下了一个下午。未被清理的地方已经及膝深。学生用长时间的反抗终于拿着假条踏上回家的路。我喜欢从公车的窗向外张望。看着熙来攘往的街道令人彷徨。哼唱着一些别人早忘却的歌。到家后,在入冬便漫长的黑夜里我出门去看那些早已凋零的树。孤零零。雪堆在它们的脚下没有生息。不知道会在第几个黎明发现那些雪无声的化去。它们的悲伤没人知道。万家灯火照出温馨的光,我在夜深人希时将自己流放。

躺到温暖的床上,在茶水热气的朦胧中开始做梦。又回到春末的五月。各色树木将世界笼罩在绿荫里。青草鲜花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大家都在聊天都在快乐。男生站在篮球架下准备起跳,女生扎着简单马尾坐在草地上抬头微笑。阳光穿过街道穿过小巷,将世界照耀的如同一个爱笑的孩子。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爱恨简单。陪我入睡的是月亮的忧愁和幻梦的枕头

那是谁家小孩已添了厚衣,这是一个飘雪的日子。寒风冷冽的吹过,树枯黄叶落。室外哪怕一阵微风拂过也是衣衫都遮挡不住的寒意。大片大片的雪花在无人知晓的昏沉黑夜纷纷扬扬的飘落在世界上。

清晨推开窗的人们肯定会惊叹,眼前已被白茫茫的雪覆盖。除去几株掉了叶的杨树的顶枝孤零零尖锐而寂寞的刺破天空。已经一个月未曾写些什么的我,提起笔写下了一些残碎的思绪。

很长一段时间我漫无目的,很长很长,长达十八年。还好总会有些在暮色里忽明忽暗闪烁不定的的灯火让我摸索前行。于是带着微笑却含着泪走下去。二十三号,天气预报告诉我明天会下雪。谁当了真?二十四号,我打开窗的那一刻我被那些苍茫洁白的雪震撼,终知道银装素裹的含义。一瞬间,时间与思绪都变得很慢很慢。像是觉得冬天过去的动物,从冬眠中醒来时被铺天盖地的大雪吓傻。

二十四号的四十八小时前我还在抱怨秋雨的缠绵悱恻,四十八小时后我在可以埋没脚踝的雪地里感受北方的大雪纷飞。谷雨、芒种、寒露、冬至,二十四节气银川看癫痫哪家医院好转换,四季的跋涉更替愈发清晰可辨。

你和我都是孤独的鬼,有一样伪善的嘴,他和她都是快乐的人,看不到生命可悲,我习惯去回忆我的旧物,旧情。因为我害怕当我发现它们时,它们向我招手问我是否还记它们。虽然它们常被我遗落在我记忆里的荒原。但它们让我的灵魂感到安详,它们好像早就知道我喜欢安静喜欢妄想。有他们在我心里流的泪就会去浇灌来年的一岁枯荣而不是自怨自艾自怜。

往日我还未抽烟,不知这世界是怎样来变迁。麦田里起起落落的飞鸟去了南方,每天清晨破啼的公鸡没了,窗外好大的月亮也看不清了。心里好多秘密悄悄在一夜之间生长的无比茂盛,然后渐次死去。每天都在睡梦里和风中的树叶一起摇摇摆摆的等待黎明,等了十八年。

最近我常在想两年前,如果两年前我没进这所学校而是进入那些以严厉著称的学校。让那些如海的试卷和课本将我淹没,我是不是就可以不那么难过,是不是就可以让我讨厌的函数将悲伤从我脑海挤走。十八岁的第一场雪,我站在窗前喝着热水看太阳一点一点升起照亮整个苍白的世界。静静想这座县城是喧闹是落幕还是像小丑一样无助。

有些风景会让你心里干瘪的画面突然饱满起来,然后悲伤到底,疼的说不出话。一颗被雪染白的老柳让我想起父母头上的银丝。忽然很想听听他们的唠叨,好想仔细走走他们为我规划的未来,好想和他们相拥在怀听他们讲讲育儿时的心酸。不觉间我已高出他们好多,或许不是我长高而是他们的背佝偻了。有时候一个人的白发让你感到世界的老去。时间仓促离去留下难以掩盖的痕迹。心情像黑夜尽头那沉重的天光。我是个不孝的孩子。

有些场景可以一直一直的活在记忆里。任爱恨东奔西走、任风雨拍打窗棂、任时间摧城略地,却鲜活依然。我喜欢回忆那些过去的事,有人爱我,有人恨我。一晃神,曾经已摇摇摆摆的离开,未来站在了眼前。我却喜欢拼命逃离,去讲我的故事。我觉得故事里的人,事从未远离。可我朋友却说故事故事就是故去的事。我听后我滑落在角落,哭泣的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被无边的黑暗如潮水般淹没我。冗长到昏昏欲睡怎样治疗儿童癫痫的曾经,来去庞大却无声。

我说我要开心让那些忧伤统统埋葬在这个严寒的冬日。可学校里那个庞大快乐的雪仗队伍我却没有参加。越来越渴望接近人群同时又越来越害怕人群。我站在世界的边角冷漠的看着一张张面孔,试图从上面找出那些天荒地老的故事。我发现每个人的青春都如同浩浩荡荡的河水从瀑布上轰轰烈烈的砸下来,迸溅出庞大的水花发出巨响而后无声无息的流去,卷着泥沙。

教室里向窗外望去,那场已经下了一夜的雪还未停。洋洋洒洒的铺在每个裸露的地方。突然开始眷恋有些幼稚庸俗的小时候。下雪时和朋友在每个地方横冲直撞。打雪仗、堆雪人、放声高歌。在纷纷扬扬的雪花里我仿佛看到那个下雪从不打伞的孩子。在熟悉的超市熟希的掏钱买水却不是买香烟。郭敬明说:“一晃神一刹那,我们就垂垂老去。”

我已经摸索或者说已经污染出好多道理。在头破血流之后从干净清澈的泉水变成了混合泥沙的池塘。这个肮脏的世界有谁还是如同纷扬的洁白雪花。我讨厌八面玲珑,讨厌长袖善舞,讨厌将自己伪装起来的人。不幸的是我变成了这样悲哀的人。

苍白的雪花已经在寒风中飘零了一天一夜又下了一个下午。未被清理的地方已经及膝深。学生用长时间的反抗终于拿着假条踏上回家的路。我喜欢从公车的窗向外张望。看着熙来攘往的街道令人彷徨。哼唱着一些别人早忘却的歌。到家后,在入冬便漫长的黑夜里我出门去看那些早已凋零的树。孤零零。雪堆在它们的脚下没有生息。不知道会在第几个黎明发现那些雪无声的化去。它们的悲伤没人知道。万家灯火照出温馨的光,我在夜深人希时将自己流放。

躺到温暖的床上,在茶水热气的朦胧中开始做梦。又回到春末的五月。各色树木将世界笼罩在绿荫里。青草鲜花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大家都在聊天都在快乐。男生站在篮球架下准备起跳,女生扎着简单马尾坐在草地上抬头微笑。阳光穿过街道穿过小巷,将世界照耀的如同一个爱笑的孩子。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爱恨简单。陪我入睡的是月亮的忧愁和幻梦的枕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