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会痛的十七岁伤感日志

时间:2020-11-18来源:新墨坛文学

有时候我想,可能我最不愿想起的就是我的高中,因为那三年里我过得一点都不开心,可那三年却是我无法抹去的青春记忆。十七岁那年,你是否也因为某个人而痛过?

十七岁那年,我喜欢上了我们班的某一个男生东,而他喜欢的人却不是我。我在军训的某一瞬间仅仅因为简单的一瞥注意到他,就一直默默的关注着他,他在我心中总是那样明媚耀眼,像会发光的太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可他在我眼中就是跟所有的男生都不一样。

我不知道和我性格相似的人是不是面对时也和我一样,我明明可以和任何人很开朗的相处,唯独和他不能,我会和他周围的所有人主动说笑,就是不会主动和他说话,但其实我联络他周围的人的目的只是为了更接近他,但就是没勇气和他交流。

后来我们班一个和我经常在一起打篮球的女生向东表白了,但被东拒绝了,可他们还是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我总是坐在那个斜对角的座位看着他们,偷偷的抹眼泪,因为我感觉东迟早会喜欢那样的女生,个子高,长得漂亮,成绩比我好,家境更比我好太多,从未有过的自卑感从我的心里喷涌而出,我觉得很痛苦。终于在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我向东表白了,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他答应了我,我喜极而泣的问了他一句:“真的吗?”他只笑着说了一个字:“嗯。”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

仅仅是每天穿着校服坐在一起,更多时候我们都是和周围人一起在玩,却从来没两个人单独相处过,因为我害怕两个人独处,我不知道怎么和他独处,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对他的爱。有一天那个女生知道我们在一起了,跑去问东:为什么当初没接受她却接受了我?我只知道东告诉她我们确实在一起了,但究竟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的答案我不知道。或许他也没有回答那个女生。

高中时的班主任都有一个毛病,趴后门的窗户查自习,抓并肩走在一起的男女同学,开导他们不要耽误学业,偷袭学生桌框,看谁拿着手机或者是桌框里藏着连载沈阳哪家医院看癫痫的玄幻小说等,可我还是偷偷的藏了手机,本来我和东都很低调,也不是经常一起出去吃饭,同学们大多数都不知道我们在一起了,直到有天用手机听歌时被生物老师撞到,他想帮我藏手机,结果不小心把耳机线拔掉了,手机也掉到了地上,在全班同学鸦雀无声的时候,白色恋人的曲子在班里想起,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的转向我们两,我在慌乱中拆了手机电池。音乐停了,全班同学却笑了,生物老师用若有所思的那种笑看着我们两,对班上同学说:“笑什么笑?学习!”我感觉那一刻我们两个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老师走后,班上同学起哄,我问他咋办,他只淡定的跟我说了两个字:“学习!”后来大家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高三,这期间我们之间没发生任何特别的故事,那时候学习压力大,大多数时间都留给学习了,在一起最多的记忆是周末上自习时坐在一起看书,偶尔还会写写诗,我们两都喜欢文学,经常在一起评自己看过的文学作品并推荐给对方看,更多的时候我感觉我们不像情侣。

高三我生了一场大病,体重直线下降,成绩也直线下降,吃过了各种药就是不见效,我经常徘徊在各大医院,待在学校的时间很少,他没有手机,我没法联系他,也不想打扰他的学习,就这样好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联系,我只是很想他,但我不知道他想不想我,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有一天我在医院打吊瓶时我以前的同桌发短信给我,说他看到东和我们班曾给他表白的那个女生挽着手出去吃饭,后来还一起去了东的住处,很久才出来。我不知道我那时候在想什么,只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从没想过去证实它,我就已经认定它是真的了。

离开学校时间太长,我告诉父母我想回学校学习。在医生的叮嘱下,我带着大包小包的中西药回了学校,每天大量吃药,打点滴,我身体却越来越弱,长时间以来,我无法进食,只能靠葡萄糖维持能量。我回学校后,他第一眼看见我就笑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最终没忍住我问他有没有和继发性痫症频繁发作怎么办那个女生在一起,他说他们只是去吃饭,不是我想的那样,可是我找不到同桌骗我的理由,也找不到东说谎的理由,在他的面前,我极度缺乏安全感,我觉得自己快疯了,我嫉妒那个女生,我害怕下一秒东就会说分手。

回来后我坚持上课,和东冷战了几天,他没有理我,我也忍着没理他,我们就像陌生人一样。某天下午我晕倒了,周围的同学背着我去了医院,我有意识的时候他们正慌张的背着我下楼梯,我没有力气说话,东恰巧吃完饭回来,上楼梯时与我们擦肩而过,他边看我边上了楼梯,但没说话也没停下来。我偷偷的掉了眼泪没说话,我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我看不懂他,我觉得他不爱我,可是后来班上同学告诉我,他到教室之后问同学我怎么了,但只是问了而已,同学的关系也能做到这种程度。

有天,医院的医生告诉我,我这种情况再不好转可能要转癌。第一次,我感觉自己离死亡好近,突然间,我很害怕,我感觉自己马上要死了。严重的患得患失和疾病的折磨,让我对所有的事都失去了信心,我开始想的很多,我觉得对不起父母,答应他们的承诺还没实现,让他们为我操了这么多的心,自己很不孝,可我却没法弥补。那时候妈妈每天想尽办法换花样做饭,想让我能开口吃点东西,她告诉我说,她现在对我没有什么期望了,只希望我健健康康的活着。我也觉得我很对不起东,虽然我总觉得他不爱我,可是我们在一起是事实,我觉得自己不会爱,也让他忧心了很多,我也没尽到女朋友的职责,带给他多少,想起他和父母,我总是偷偷的躲在被窝里哭,我觉得生病期间,我流完了我这一生的眼泪。

某个周末,我感觉自己稍微好点了,逼着自己吃了半块馒头,我满心高兴的想第一时间告诉东,我厚着脸皮给他先说话了,他短信回复说他很替我开心(高三后来他买了手机)就没后话了。后来我特别想去龙门洞,因为他们都说那里许愿很灵的,去过一趟或许心境会有所不同,我问他能不能周末陪我一起去,他说他不想去,我很伤心,但我没再要求他如何预防癫痫病遗传

周末我自己去了龙门洞,爬上最高的石洞,在那里留了我们的名字,我希望我能感动他,我希望我们能长久的走下去。我在山上打电话告诉他我留了我们的名字,他说我太搞笑了,但没再多说。回来之后我确实心境改变不少,我终于说服自己决定放弃他了。我仅因为一种感觉爱上了他,事实是我感觉自己不懂他,不了解他,他对于我像一个谜,总是看不透,我很累,我不知道再怎样向他表达自己爱他的心意和自己想与他一直在一起的想法,我也感觉不到他的爱,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爱我却当初答应和我在一起,我总是自己想很多,我感觉我在奔溃的边缘了。

我说我有话想对他说,他说去他的房间吧,我答应了,我们两面对面坐着,却都没人先开口,最终,我强忍着眼泪说:“我感觉好累,我们分手吧!”他淡淡的说了句:“你想分就分吧。”我们连分手都这么特别,我找不到我们分手的理由,或许只是我觉得他不爱我,这场感情由我先开口开始,也由我先开口结束,我们就这样分手了。我们彼此没说太多的话我也始终没开口问他,为什么当初答应和我在一起,到了上自习时间,他先说话打破了沉默,他说:“去上自习吧!走前,能抱你一下吗?”我感觉自己心碎了,这场恋爱,好像只有我爱了,我们没有牵过手,没有拥抱过,没有接吻,我们的距离永远是我在他身后望着他或者是并肩而走。这算什么?为什么分手了却想要一个拥抱?还有什么意义?我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就是:我不想要这个拥抱。我拒绝了他,我们又没话了,一前一后去了教室,刚坐在座位上,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因为他真的不爱我,如果爱,怎么不会挽留?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看书学习,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斜对角的我哭了整个晚上,但我却奢求有那么一次,他坐在我身边告诉我,他不想分手。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

没多久我们就快毕业了,临近高考,我身体开始慢慢恢复,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开始能吃饭之后,体重也慢慢上升了,一切恢复正常,我开始补习落下沧州哪里有羊癫疯医院的功课,虽然我也会在后面偷偷看着他掉眼泪,但我不会再去刻意的关注他了。高考时,二中的学生也会上来在一中参加高考,为了让学生熟悉考场纪律和学校场地,学校在考前一周召集所有学生来一中进行考前培训,那天人很多,我当时和二中几个认识的同学在一起说话,我看见东兴冲冲的带着几个朋友走过,经过我身边时我听他们说是去见东的女朋友,她是东的青梅竹马,在上二中,这次来一中参加高考,他特意带他们去见她。

如果说我自欺欺人的骗过自己,或许他爱过我,那么在那一刻,一切都坍塌了。

只有一个人真的爱另一个人时,才会在谈起她时连眼睛都是笑着的,才会主动的介绍自己的朋友给那个人认识。

高考结束,我们几乎没有联系,后来看了东写的小说我才知道,他确实很爱那个女生,他说表白成功后他激动的整晚都没睡着,他觉得那个女孩靠在他肩上时,他是全世界最的人,他们彼此很了解。可命运总是这样弄人,他们约好报同一所大学,东放弃了自己想去的大学和文学专业,报了那个女孩想去的学校,结果那个女孩落榜了,只有东自己去了那个学校,他们最终也没能走下去,东刚上大学他们就分手了。每每看着东写小说去讲述他们之间的故事,我很心疼他。

大学我们又开始联系,我试图问他当初为什么选择了我,他说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说了。我们之间还是没太多话,只是看着他学了自己不想学的专业,找不到梦想,迷茫而绝望时,我还是忍不住想去安慰他,想告诉他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对的人一定在前方等他,他一定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一定能幸福。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这些话对他有什么用。大三,他决定考研,好像也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了,从此,我只是默默的关注着他的动态,再也没安慰过他,没联系过他。

那个在我十七岁时闯进我生命里的男孩早已经长大,早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人,唯一没变的是,我爱过他,但却从未了解过他。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