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悄然流逝的青春乐章名家散文

时间:2019-11-08来源:新墨坛文学

18岁的渡边初次尝试独立是离开家乡到东京上大学。在神户的高中时代,他曾有过一个好朋友木月。某个白天两人还一起逃学去打桌球,到了晚间木月竟然自杀了。初到东京的渡边与木月的女朋友直子不期而遇并开始约会。他们的约会就是休息日里没完没了地行走。在偌大东京的大街小巷,直子在前面,渡边跟在后面,两个人漫无目的地走,都极力避免提起木月,可过去的那些事物,绿色的桌球台、教室课桌上的白花、火葬场高大的烟囱……已给他俩的青春定下了忧伤的基调。

渐渐地,渡边喜欢上了娴静腼腆的直子。在直子20岁生日的��上,俩人发生了亲密关系。不料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几个月后,给渡边写来一封信,说自己住进了一家远在深山里的精神疗养院阿美寮。渡边前去探望时,发现直子已由青春少女长成了丰腴娇美的成熟女性。这次,直子坦然地提起了自己和木月青梅竹马的往事以及同样莫名其妙自杀于青春期的姐姐。她对渡边说会好好地调整自己,直到能以一个正常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分手前,渡边表示将永远等着直子。<黄石医院治疗癫痫,哪家正规/p>

由于一次偶然的相遇,渡边开始了与低年级女生小林绿子的交往。绿子长得小巧玲珑,初出场时留着超级短发,充满着活泼泼的生命力,和内向忧悒的直子形成鲜明的对比,在渡边眼里,绿子“简直就像迎着春天的晨光蹦跳到世界上来的一头小鹿”。绿子两年前失去了母亲,如今又患病住院,课余时间既要到医院陪护父亲,又要料理家里经营的小书店,十分辛苦。可即使是在那样的环境下,绿子仍然乐观开朗,交男友、尝美食,充分地享受青春时光。

此时,渡边的内心彷徨苦闷,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缠绵悱恻的柔情与病态,另一方面又难以抗拒绿子的大胆表白和迷人的活力。不久传来直子自杀的噩耗。从直子的病友玲子那儿,渡边了解到直子对自己一往情深,失魂落魄的他更加自责、悔恨而不能自拔,开始四处徒步旅行,最后在玲子的鼓励下,决心振作起来,找回对生活的热情。

出版于1987年的《挪威的森林》在日本的销量超过700万册,也就是说,几乎每15个人就拥有一册。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武汉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对众多“村上迷”来说,最令他们沉醉的恐怕就是村上所营造的气氛。在《挪威的森林》中,村上敏感、准确而又含蓄地传递出了生活在20世纪80年代物欲飞扬的日本大城市中,年轻人孤独,空虚,充满失落感的心理特征。与经济发展同步,这种被称作“精神隔断症”的都市病由塞林格、托马斯·品钦笔下的美国大都市传染到日本,然后再由日本传到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沿海城市。生活在中国大城市中的年轻人,特别是由小地方进入大城市的年轻人,读罢《挪威的森林》想必会产生共鸣—忙着适应变化太快的周遭环境心理调节远跟不上手机型号的更替;一面被物质丰盈的现实勾引面又想念淳朴的出生地,想前进使不上劲,要后退又不甘心;到处都是人头攒动,可真正谈得来的人少得可伶…渡边的悲哀也是我们大家的悲哀。

村上称《挪威的森林》是现实主义小说,完完全全的现实主义小说。他喜欢用现实中的地名、店名、乐队名等等,评论者说渡边到疗养院阿美察去的路线是完全真实的,可阿美寮这个所在让人感觉虚幻,像阴界。这就是村上的现实主西安癫痫怎样康复义,搀进了非现实因素的现实主义。他挑选的主人公也符合大众的口味不是什么社会精英国家栋梁,而是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家境一般,长相平平,上的是二流私立大学的文学院,没有什么特殊才能,看不到光辉的前途,交往的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但又不是完全平庸乏味的人;他不太张扬、固执,却又我行我素;不是绝顶聪明,可有很好的理解力,为人冷静理智,但不冷漠自私。另外,他是怀有乡愁情结的都市人。

村上曾经说,写小说,无非是制作,而制作故事,同制作自己的房间差不多,做一个房间,把人请到里边来,让他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端出好喝的饮料,让对方对这个场所心满意足,让他觉得简直就像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场所好的故事应该是这个样子

即使房间非常豪华气派,但如果对方没有宾至如归的感觉,那恐怕很难称得上是好的房间即好的故事。我想,那就是我们说的共鸣吧,小说因读者的阅读参与而被赋予了更加丰富的内涵

、洗练的语言特色也是村上小说广受欢迎的原因之一。他的比喻成都哪里能治癫痫病—原来在这新奇俏皮,如“我的房间干净得如同太平间”,“日丸旗俨然元老院议员长袍的下摆,垂头丧气地裹在旗杆上一动不动”、“中断的话茬儿,像被拧掉的什么物体浮在空中”、“直子微微张开嘴唇茫然若失地看着我的眼睛,仿佛一架被突然拔掉电源的机器”等等难怪“村上迷”们会说,村上的脑袋就是好使《挪威的森林》是20世纪6年代甲壳虫爵士乐队的一首老歌,静谧而忧伤令人莫名地沉醉,就像我们悄然流逝的青春时光。这首歌,直子曾百听不厌,她说过“听这曲子,我就时常悲哀得不行也不知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似乎自己在茂密的森林中迷了路,一个人孤单单的,又冷,里面又黑,又没一个人出来救我。”18年后,渡边坐在飞往汉堡的波音747上,从广播中重新听到这首曲子,不禁闻声生情,地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这是小说的开头部分。

以《挪威的森林》为背景音乐,作者絮絮叨叨地开始了对逝去的青春岁月的追忆。

摘自《月亮下的蛋》
作者: 若隐\程庸

------分隔线----------------------------